轉開電視,「我在墾丁天氣晴」。

過去每一年夏天,我都會在那裡淨空和添補回憶。今年沒有。

過去每一年的長假裡,我都會到台北城去漫游,沉在地底城市裡,


不斷穿梭、不斷地轉站,好像一個細胞一樣流動。今年也沒有。

沒有一個像樣的旅行。沒有一份驚喜的計劃。

我很順勢的讓一切平平淡淡。只為了取得不易的寧靜與安穩。




看著畫面上的海邊,很想到那裡去打工,什麼都好。

咖啡館、餐廳還是民宿,什麼都好。

(我相信自己屬於某個地方,除了書桌之外的位置。)

只要可以養活我自己的工作,只要可以讓我有個吃住的地方。

只是幾個月,就好。就想著,也許暫時休學,把論文放下。

然後,再重新開始。想抽離書呆子的生活。




我沒有過得不開心,也沒有覺得做不好。

我不是急著要出社會工作。

對我來說,沒有一定要唸完書的時程,

沒有非得在什麼時間完成什麼事

沒有非得必要照顧的人,沒有一個需要陪伴的人(但是有一隻貓)。

每個框架其實都可以拆解開下來,

就會發現,人生是可以很彈性的,都還沒有好好的去過生活





只是不斷不斷地在唸書、完成紀錄和報告。

很習慣,也稱不上厭倦,只是覺得同樣的日子到底還要過多久。

因為一直都有個唸上去的目標,於是我把其它的想法都自然順延,

(以為擁有很多,但其實失去的也不少。)




它們漸漸地也被放著放著老了、鏽了。我已經聽到它們在尖叫了。

也許,你們會說,就快結束了,我真的知道。但,那又怎樣?



【我在墾丁天氣晴】

因為去不了墾丁,於是把自己投在偶像劇裡,

以馬拉松的姿態,全力地跨過一集又一集,終於劃掉一項未竟事務。

在裡頭,我看見命運裡安排的張力(例如:當賤男人遇上癡情女)。

看見,感情,總是要有誤會,要有誤解,才能前行。

這好似一種迷思。

「好事多磨」也是用在這裡解釋嗎?

於是,不經思索著,幸福的前提難道是許多的錯過嗎?

畢竟,總有無數的假象,但是只有一個真相。




我們都沒想過開始,但都開始了。


(開始根本不會等妳想清楚,命運應該是界限不清的無限大吧)


愛上一個人的速度,太快,太急。

因此,我們總是慌了自己。

總是在不知道會不會離去,會不會回......來之間不安、痛苦。

那是一種永恆性的不確定。

事實上,我們連自己的生死都無法確知了。

還能夠確定什麼呢?....唯一確定的是...沒有什麼可以確定的。





想起,

雨不停曾說:「愛情不管輸贏,姿態都要漂亮。」

如果被拋下了,也一定要是個完美的弧形。

又或者,如雨滴般,直直墜入成為抹抹漣漪。


我沒有一片大海讓我去忘掉煩惱或者尋找答案。

但,我想,我從來不缺水。呵。




想起,再過幾年,也要三十了。

但沒有什麼比十八歲那時更確定的事。

有誰能夠找得出,擁有和失去是完美比例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inico 的頭像
rainico

┌ See me ┐

ra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