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都快過了一半,
我正在等待,那無聲的無聲。
終究是需要我打破沉靜,
去收拾可能再沉默下去就會有的尷尬。

六月中就把研究資料一份給了潘老師。
就一直等著。
想著她處理期末成績,等著她有一些假期,
等著我的期待與焦慮可以降溫一些。

 

於是,簡訊成了我的門。
很快地也收到潘老師的回應,
時間就是今天早上。
這又是一場心靈的碰撞。

 

話說,我的研究題目還不賴,有研究的價值。
只不過,整個方向是有問題的。
我把研究整個帶到一個矛盾(自打嘴巴)的境界。

 

她坦承看到我的資料時,
有點不知該如何跟我聯絡。

噯呀(汗)。


 

其實,身為船長,
我怎麼會不知道,自己已失航了。
在霧中,在黑暗中,在錯覺的曙光之中,
我慢慢地前行。
底下不知磨過多少暗礁,
也許,船都長了腳,我都不知道。


老師仍舊地,用她的方式,支持著我。

她一遍又一遍地說「我真的要對妳說真話」時,
仍是那麼那麼地溫和。

她總是願意懂我的。
她總是看得到那個,自己都未發覺得我。

那些話,是一種溫暖地擁抱,給我力量。

原來,真心地希望自己不要寫出表淺的現象,
來還是要在這裡擱淺。

(好像,這個節骨眼了,如果不裝傻,那也只能去死了。)

在我感到困窘與不知所措地倒抽一口又一口氣時,
老師說:「因為妳是一個做事要求唯美的人啊!」

我想,她很紮實地同理了我此刻的掙扎與失落。
當然,「唯美」不會只有美,
我正在為我的唯美而受苦著。

說真的,我長這麼大,
第一次聽到有人用「唯美」來形容我。

由於當下還在驚訝著我那失控的研究方向,
一直未對於這個詞多點感受。

回來在MSN和Sunnyic報告時,一併講了這段插曲。


她蕩漾了「唯美」這字對我的涵意。

她覺得「唯美」這詞的精準度夠驚人。

她舉著例子。
從外在來看,妳的房間、裝飾還有物品,
妳的文字、語言,或者和人互動的樣子,
都在傳達唯美的感覺。

(講到這裡,怎麼有種害羞的感覺。)


以往,親友們大概就用「完美」、「強迫傾向」,
這種詞來帶過我做事時會出現的一些瘋狂舉動。

但,不夠到位。

我並不真心地要追求完美。
完美包括別人眼中的期待或標準。

而我要的是「凡是事物都要有我自己的樣子」。
我理所當然不會是最美的,
但是,那又如何。
那是,我的樣子。


我被看見了。



潘老師對我的眼神,
向來不是穿透,而是承接住。


昨天我抽了獨角獸卡,
選到「LOVE」出來。


我笑了。

這份笑是我有著老師無論如何的愛。


我覺得,人生很幸福的事是,

我所愛的人,知道我深深地愛著她/他們。

而我愛的人,願意好好地愛著我。

 

就算。

我不是個漂亮的女孩,說話時也不精準,做事大有迷糊的時刻,

可是,

我的貼心是唯美的。

我的真意是唯美的。

事實上,

我的「落漆」也很唯美。

更別說,妳/你們在我心中,絕對地唯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inico 的頭像
rainico

┌ See me ┐

ra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