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6139.JPG 

Dear Sunnyic

 

我想起了Jeanne。

這些年來,她,一直作為我心上的一個洞口。
後來我也將這個一直沒補上的地方,努力看作我獨特的美麗。

她是我內心的秘密。

一個不願承認的錯誤。
一個向內探索的力量。


坦白說,她教會我的事,
深刻地足以讓我發了瘋的在恐懼。

在她之前,我從來沒想過,我會這樣徹底的放棄一個人。

又或者,我從來不知道我會為了一段愛情,而破滅一份友情。

 

事實上,我往後的每一段感情都以這個三角做為戒鏡。

這面鏡子照出我所缺乏的、我所渴望的一切。


對愛的渴求,以及在愛面前的卑微,全都一覽無遺。

她讓我謹記著,敏感著,人與人之間的界限問題。


其實。

我不知想了多少回,想要跟她說說話、見個面的念頭。

但想法終究都會消逝。

寧可擁著遺憾,習慣幾場惡夢,而且還能對這種空虛釋壞。


特別是我現在跟B重新在一起後。

她的模樣更是可以無限放大的在我腦海中。

當我們說起過去時,我心裡怎麼能夠忘懷這個人呢?

‧‧‧


我們的認識是在插大的補習班裡,
我坐在她的後面,總是盯著她的後腦勺。
看著她的黑髮,我打從心底欣賞她的長馬尾。
看著她總是會帶著一瓶水,看著她來匆匆去匆匆。


在上課時,我們從不說話。


一直到有天課程結束了,考試將近了。


我們好像突然想到可以和這個陪伴整個季節的陌生人,
取得一點支持和力量。


場景接到我們坐在火車站附近的一間咖啡館裡,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咖啡館裡撥放著某位女歌手,
一直重覆、高唱到我要發瘋的歌曲。

一起對著那些不知答案為何的考古題。

然後,要離開時,我們閒話家常,想著要約下次的什麼時候。
她看著我跟Syube的合照,
那是一張在太陽閃亮刺眼的海灘邊,我跟Syube站在岩上。
雖然有些模糊,但是也夠清楚了。

於是,順著這一張照片,我們開啟了最私密的心事之旅。


那年我們都沒考上,於是接著後面苦讀的那一年,
我們累積了沉甸甸的回憶。
很無聊、再枯燥的事,好像有了她都能夠承受。

她是一個一起革命的同志,真的是很貼切。


想著,

我們經常窩在電話邊,什麼都聊。

她在我耳邊,唱她練好的歌,哼她喜歡的旋律,

她有一雙修長的手指,彈著我最喜歡的樂器。

我們都喜歡啃書,都喜歡大街小巷的吃,

我們都喜歡什麼畫面都要搬到相機裡,

她買東西的本事比我狠猛許多,經常讓我嘖嘖稱奇。

我還記得她最愛T恤,她的風格很簡單但是帶點個性。

她的懶墮,她那熬夜後冒出的痘痘,其實都很可愛。

 


那時,跟Syube在一起的日子,每個無助的時刻,都有她支撐著我,

我的許多眼淚是由她而擦乾的。

只是沒想到,後來也有許多是因她而流著。

 

呵,還有好多,都已經被湮滅了。

我必須要很用力才能回想,曾經的我和她。



我們是如此的親膩,以致於事情發生之後,
我們彷彿也再也合不上,


我想,我們是被彼此凹斷的。


由於被扳開的瞬間,碎裂的很徹底,
因此,有那麼一段是讓我們無法銜接的原因。


那些粉末也隨時間之風,而不知飄散落何處,
於是,我們靜靜地躺在這個世界裡,而且背對。

 

即便到最後看來,也許她當初的種種作為,其實不過是個誤會而已。

只是我們之間沒有誰去解釋或瞭解。


也許我們都抱著「還有什麼好解釋」的心情,

其實是我們早就把耳朵丟在那一年的悲傷裡。

 

她不是一株木乃尹,我也沒等待什麼起死回生的事發生。

只是任這件事情隨處掩埋。也許腐爛之後,能夠有機會變成滋養的肥料。

我不會只想成為她心底的缺口。

 

 

若妳問我,最在意的事是什麼,

我會告訴妳,

她讓我最後明白,其實我不是她心底那麼值得的朋友。

我是這麼認為,如果她真心在乎我,她就不會做出這樣讓我傷心的事。

 

她就不會跟我最愛的人,那麼曖昧與不清。

她會知道怎麼避免,又或者怎麼尊重我。

 

她怎麼不知道我對「感情裡出現第三個人」會嚴重過敏呢?

 


我曾經自責自己的小心眼,很長一段時間。

甚至責備我怎麼會那樣的自私,好像因為我,所以無法分享HAN這位朋友的關愛,

幾乎無法原諒我自己。

 

只是我發現,有問題的人,真的不該只是我一個人而已。

只是我多慮了,我想她是沒有少過HAN的每吋關心。

她畢竟是HAN心上會珍惜的人。

 

我想,不管是哪一個位置,我們都選擇了受苦。

 

經過了五年多,我可以放下自己,放下她,放下那段折磨我的過程。

 



坦白說,我也許從來都不知道她怎麼設想。

於是誤解才可以那麼深刻、具破壞力。

特別是我繞了一大圈,

發現我可能的解釋是荒腔走板的版本時,我已經累得不想知道任何事情。

 


不管怎麼樣,我得承認的是,她其實不過是「做她想做的事而已」。

她確實也不需要對我負什麼責任,我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

 

當然,那個很配合她、沒有拒絕她的人,更是要負責。

所以HAN很歉疚。而我不知道我要那麼多的歉疚要做什麼。


我和她的事,是我們要去處理,和han無關。

 


她不說清楚,我無不說清楚,究竟想要責怪誰?

 


我想,心底的魔鬼和天使,難得達成的共識,就是停在這一刻。

也許,真相從來都不屬於我。那我又何必執著那個現場。


我不知道她是否後悔過。可是,我真的相當懊悔。

 

於是,沒有誰跟誰是一國的。

我們同時是國王、皇后,還有士兵。



當然,

我也想過很多遍,若有天我們見面的場景,

我猜想,那個見面不過就是淺淺的,

也許笑,也許視而不見地流過眼前。

 

然後,跟這些年以一樣,不會再有下文。



cloud問我,還會想多做什麼嗎?


我只是笑著說:「不想再做什麼。」

對不起自己或者對不起她的事情,

已經多到「剛剛好」的地步,

其實,不想傷害的再多那麼一點。

 

於是誰也都沒動。

 

 

 

每個故事都會有一個名字,我叫它「逆時針」。


如果時間能夠倒流,我真心希望我們不是這個結局。


時光不能倒流,我真心希望她能幸福快樂。

 

 

這個故事,其實妳已經聽了很多遍。

可是我仍想一說再說。

 

時光是回不去了,可是回憶卻有無限迴圈的能力。

最後,

但願妳今日的考試順利,希望妳的執照可以順利拿到手。

我去了妳很喜愛的小草地,聽了妳的讓妳會開心的音樂,

我們用很不同的方式度過了今天。

 

沉睡的王子.JPG   雖然倒返是不可能的事,但那些被時光凝住的往日,該是快樂的,都依然那樣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inico 的頭像
rainico

┌ See me ┐

ra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