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195.JPG 
 

內在不斷地推送出一種聲音,
不許我睏意,不允我無事不做。
但我只想書寫。

 

文字是美麗又夢幻的寫實。
像是劃破指尖所滴下的鮮血。

 

 紊亂的思緒是髮絲,筆梳過後,柔順乖巧。

 

我不是過去的我,也不想再成為過去的我。

當下的幸福,存在我任何一個過去場景,
卻都不是那些。

 

然,相遇不過是把彼此的過去撞擊在一起。



白紙不語,純聽妳的。
妳若息言,它亦沉默。

字字句句,妳在其中,
有所投入,有所回聲。

我是白紙,
但也有筆墨,

自言自語,過癮。

 

哎。


我們都虛幻的很,

關掉電腦,妳不會在我的世界裡。

而,晝與夜,相差不過幾時,卻是永恆之綿。

是遠是近,誰始誰末,怎麼看起?


當人不再去定義。

可能與不可能皆能明見。

 

我說。

如果理性是一塊大陸,那感性應該是身後的一片汪洋。
不過,我現在處於邊界,隨時都在搖晃。


但最終我會返回一個不易存在的平衡點,
這是一種期許,更是一種自由。


兩種也都不過是一種狀態,隨時會改變的狀態。

 



我的臉在記憶之中,將漸漸清晰。


思念是有形狀的。

 

就像現在的沉默,只為了寫下此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inico 的頭像
rainico

┌ See me ┐

ra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