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Sunnyic:


後來,我才懂了「任何的幸福都是沉痛的。」這件事


過去好像總抱著一種迷思,認為幸福的感情就是平靜或愉悅的。
於是想找出一種人,符合我所理想的條件,
以為那也許就會貼近快樂,就會減少痛苦或悲劇。

可是,事實上不管遇見一個跟自己「互補」或「適合」的人在一起,
煩惱並沒有因此被破除的,它總是能夠源源不絕地現身在日子裡。


找到一個"再好"的人,聽起來很合理,但那不是辦法。
找到一個"很愛"的人,誰不希望如此?最好是那個人也同樣懂得愛妳。

我想起了過去跟B在一起時,雖然難過得要命,
但這段感情亦彷彿是激發我無限潛能的按鈕。
我在承受之中,不斷地超越。


因此,我看見了自己的選擇。
我選擇了自己願意承擔的痛苦,而不全然是快樂。」


因為,不是每一種快樂我都能夠享受或真心珍惜


然而,幸福能夠怎麼來呢?

它背後墊著的是,勾動我們生命中渴望的希求。
因此,失落也正在同樣的一邊等著。好像某種契約。

它從來就不會只有正向、光明的那一面。
當我們得不到時,就會害怕沒有得到。
當我們真正得到時,就會擔心或焦慮失去的那一日。

幸福不會只有"幸福"這個成份

例如,
我們之所以能夠這樣為通過的結果狂喜,
是因為在這之前我們拼了命的讓自己達到合格。

 

在這麼多的緊張、痛苦、忍耐種種的負面情緒過後,
幸福終能成為那道最終意義的王牌。

為什麼我要告訴妳這些呢?

因為我最近開始思考我跟B的另種可能。


我把這一生最美好的時光都花在B的身上。
我的天真與純粹,也都在那段感情後,無法再成為那一回事。

 

我曾經用我最大的願意與最深的用心去瞭解這個人。
然而,在我盡力付出過後,覺得自己掏得夠多了而離去。
所以,當B開始想回應與珍惜時,我已轉身遠走,而且確定不再回頭。
 
因此,這個句點留下了兩種遺憾。
一個是B想給卻給不出去的愛,和我渴望很久卻沒有等到的愛。


我思索的是,是不是這種遺憾只能在原來的關係去處理,
還是在未來的其他關係裡能夠修補?

 

只是,在經過這麼多段感情後,
B曾帶來的不安全感其實仍是我腳底的陰影。
那個黑暗甚至一度成為我墜入的深洞。


 
然而,我也清楚,再次回過頭,不見得就能夠獲得處理或解決,
因為也有可能變得更糟,或者不過是原樣。


所以我開始想著,什麼情況下,人還會願意思考回到舊情人身邊
我從自己心中抓出的答案是:「也許是因為我想知道自己成長了多少,面對同樣的人同樣的問題,
是否有個解套?是否仍會卡在同個困境裡? 我和這個人彼此有了什麼樣的改變呢
?」

我的勇氣向來會用在面對這種事。
只是,我當然不見得會真的跟B在一起,只是這個挪出的情境,給我思考這份可能性的機會。

畢竟,有的人妳會清楚連復合都不可能。
其實,在今年之前,我肯定的是復合的念頭是不會出現的。

而動搖我的是什麼原因呢?
當我放下心來,回顧著已經很久不再出現的畫面與記憶,
還有B真的出現在我面前時的那些分秒,
我很容易地就感受到自己如此疼惜與深愛這個人。

那份溫柔從來沒有離開過。

奧修曾說:「愛的反面不是恨,而是恐懼。」
是的,我想我無法恨這樣一個我愛過的人,然而那些全都變成了害怕與懷疑。

其實定心一看,過去的那些問題,確實沒有改變多少。
例如我看不見我們的未來,例如年紀的差距,例如那個實質的距離是我不願再吞咽的困難。

我在現實與歷史的濤洗下,
我變成了一個用頭腦在決定感覺的人。
 

我不斷地被提醒,
不要用頭腦去思考,不要回到理性去決定,不要去控制願望。

法蘭克說:「快樂是自然產生的,無法追求而得。」

所以,我不該為了尋找快樂而努力,只為了做我想做的事而努力。


今天唸的是歐文‧亞隆的存在心理治療(下)的最後一章。

裡頭唸到的一段,法蘭克是這麼對病人說的:
不要擔憂自己,不要詢問你的困擾來源,不要看你內心的混薍,把目光轉向等待你的事。
重要的不是潛藏在深處的事,而是在未來等著你被你實現的事。」

因此,不要問自己內在發生了什麼事,去問問等著妳完成的事是什麼。
當妳實現某種超越自我的意義,快樂就越容易產生。


 

我想,我得到答案了。

但,會不會去做,會怎麼做,我不保證。

至少這次我終於能夠再坦然一點去說「那就順其自然吧!」


就好像迎面而來的浪,我不特別閃躲,也不輕易靠近。

而,

我們說的「原地」,從來都不是過去的某一個原地了。


時間是這麼努力地把我們往後挪了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inico 的頭像
rainico

┌ See me ┐

ra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