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ew在去年末出現,五專同學在facebook裡建立了社團。
這個動作好像讓原本灑在生命中一些無意義的黑點,
浮現出了號碼,於是,有了連連看的機會。

 

我給了他一個解開遺憾的機會,
雖然,在這之前,我不知道自己是他的遺憾。

十年後,我才知道。


呵。非常有趣的是,「原來,我是過往情人的遺憾。」
現在還還差一個,我就全中了。

我沒有想過要扮演這個角色,
或是要把故事演成這個結局,

不過,我想,也許是因為,
我們都太習慣了「對不起」。

他用懺悔的心情訴說著過往,
或許,更像是一種哀悼青春與初戀的語氣。

他說那時候他不懂愛情,沒有體會過我的感覺,
沒有好好地和我吃過一頓浪漫的晚餐,
答應的事,卻沒有好好做到。

他出口的一連串抱歉,
在時過境遷,這些話還真讓我有點錯亂。

每個人看待記憶,還真是不同。
我也停留在某些歉意之中,雖然角度與內容很不同。


那時候沒有特別說清楚分手的理由,
他充滿困惑地離開這段關係。
之後也沒有再多的機會可以解釋,
於是就讓疑惑一直往下沉。

是的。

我在情人們的記憶裡翻滾的很厲害。

我在感情裡所種下的好,
除了美麗,也長出了歉疚。

在一起時,我總會大膽地、有自信地和情人說
「你不會找到比我更好的人。」

這句話當然不是詛咒,
只是顯現出我愛一個人時的無比瘋狂。

我是一個有機的記憶體,
關於情人的喜怒哀樂都全部下載、存好,
我是一個許願機,
關於情人的想望與渴求,我都會備好與實現。

於是,負荷也特別大,陰影特別濃。

我往往最後要面對的,是我的不安與不信。
還有那一連串無法消除的自我預言。

我無法解釋的是那直覺與想像而來恐懼。

當我一個人再也無法消化那些驚嚇後,我就退出了。
或是,我就逃跑了。

但,其實我學到的是,

我開始不再傻傻地一直付出與給予,
我學會了停損與設限。

我仍等著接受與滿足。
只是,讀得到的人,並不多。

過去,我是個說不出來的人,
現在,好那麼一些些了。

但,只那麼一些些。

不管怎麼樣,
我想,一段感情之所以分裂,
想必是因為期待有更好的事發生。


只不過,
通常,
我的離開都非常堅決、安靜,而且抽離。


但也因為我的堅決,
而讓另一方落得遺憾的立場。

當我蒐集足夠的資料後,便會宣判,
接著,不會給太多努力與調整的機會與空間。

我在這裡看見自己絕對的本事,
以及那折磨自己與另外一半的可能性。

以為自己不知道怎麼任性,
但我想,我是任性了,但卻藏得很好。

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很愛賭氣,
於是很努力地戒除這習慣。

所以,會說出來的我,
也是經常在拉扯,
告誡自己不要再毀了可能的幸福。

要一個人夠愛妳時,任性才能夠成立。

我不確定之前是否有這種本錢,

但,對於一個驕傲的我來說,

唉喔,要承認自己很任性又很幼稚並不是容易的事。


現在,
你知道了這篇我要說的重點了嘛!

我愛計較,
我很任性,
我超幼稚,

而且,即便這很像詛咒,但我還是要說,

我敢保證「你不會遇到比我更好的人了!」:P

雖然愛是無法比較與衡量的,

但因為我太幼稚了,所以我會說,「歡迎驗證與比較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inico 的頭像
rainico

┌ See me ┐

ra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