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050.JPG  

小日告訴我:我看見妳的單純掛在樹上結霜了。

 

我喝下了一口ICE。
然後說,是的,
不知從何時開始,再也單純不起來了。

八年了。
許多事情都無可避免出現對照。
不過,當初想的未來,仍是同一個,同一個未知。


跟你站在同一個起點,是夏天時的決定。
不知何時開始,我一個人走得太遠太久,是我拋下了你。

 

((我的靈魂太過巨大,就變成了雲朵。))

 

我怎麼樣也無法再是當初那個我。
我的不耐在於你那堵不住的指責。

 

熟悉地脾氣,你遇上了牆。

 

現在的我,一一反擊。
但跟當初在默默承受時,一樣疲累。


我想,怪不得誰。
不過就是,
一個結構強的人,吸引了一個充滿規則的人。

 

我想,我失衡了。
一個不示弱的人,遇上了一個驕傲的人。
我們其實都有脆弱的自尊。

 

如果你有一副壞脾氣,大概也是因為我的死個性。

 

老天爺還會怎麼安排?

 

定律就是每一個人都會碰上自己的剋星。

 

 

不知何時開始,我都在用理性去談感情。
我一個人走得太遠太久,是我拋下了你。
猛然回頭,驚覺彼此都是對方的空位。

 

你無非只是想讓我更順利地完成學業,
所以,跟我一樣,只做自己的事。
這是其實是你的愛與祝福。

 

不擅說出想法與感覺的你,
不打算說出想法與感覺的我。

 

三月是我們故事裡很大的逗點,

 


我得去把自己找回來,
跟你一同走在同一條線上。


這一路,不能夠只有我自己單走。

這一路,我得慢下來。

 

試著把缺口轉向對方。

 


 

親愛的作者,

如果可以,故事可以不要有同一個結局嗎?

 

 

請救贖,我那不知如何填補的需要。

 

是不是當我學會不再要求了,我才會得到些什麼?

 

貪婪沒有好下場。

 

願望真是難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inico 的頭像
rainico

┌ See me ┐

ra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