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多了,我已經開始算不太清楚時間了。

突如其來地一切,總是會讓很人震驚。

若再加上欺騙與背叛,那就是更精彩了。

雖然,無法還原現場,雖然當時的主角告訴我,事情不是我想像的那樣。

但卻也沒有人告訴我,到底是怎麼樣。

而我有任憑想像的權利。

事實是,我也沒有勇氣去問。答案好像從來都不重要。

如果事情都已經這樣發展下去了,希望早已破滅了,

那我最後要追的又是什麼呢?

兩份友情?

 

那個當下,我同時失去了愛人與朋友。

這個當下,我仍在回憶這件事。

自由書寫─於某工作坊。2011.1/16

我寫信給J,而下面又是想像J的語氣回信給自己。

 


親愛的J:

我從何時開始失去妳?
也許,從我認識妳的那刻起。

我沒有想過,
我們是以這樣的結局做為生命中一個故事的結束。
因為對過去種種的痛心,
我的愛有一部份如同被灼燒過般。
變形、扭曲後,經過許多時間,又自成了一個新的模樣。

正因為妳很重要,
所以才會有這種強大的破壞威力。

我在發生,又或者承認的那刻裡,開始啟程。
追尋這份空洞的意義。
我不確定自己原諒妳了沒?

故事的設計便是如此,
沒有所謂的原諒與不原諒,日子依然得過去。

我有過後悔嗎?
沒有。但我確實不該自以為是的成全。
謝謝妳。
我終究看得見自卑的自己,
如何親手失去這一切。
也看見驕傲的我,如何建築一座圍牆和埋下許多地雷,
直到最近,我已能夠從防衛的小門自由進出了。
還在發作的神經質,已不再那麼嘎嘎作響。
或者,我早已將警音轉成樂音。
一種找得到結束的歌曲。
我不再永無止盡地去待在那刺心的迴音當中。

我們每個人都不過去做了一種選擇,
於是就有了一種結果。
我不該期待妳要做出什麼討我歡欣的決定,
因為,無論如何,
我也不會朝妳滿意的方向作考慮。

我們就這樣繼續自私下去吧!
如果這讓我們同時都能夠快樂的話。

所以,我早已放棄拉住妳,靠近妳。
唯有讓妳遠去,
唯有讓這一段過去,
我才能那踏上另一段旅程。

我確實自己走了很遠,
但沒發現妳仍是那朵飄忽不定的陰雲。

難道妳只能這塊陰影嗎?
我的想像力沒有那麼匱乏。

妳是我的缺口。
但我也因為這個裂痕而學會自療與成長。

我想念妳。
我永遠都想著見著妳,然後又推翻著見面的事。
這會不會成為我的另一種遺憾呢?

如果那是,我會接受。
事情發展到現在,沒有什麼好不接受的。

親愛的L:

我知道,好久不見了。
而且緣份似乎也聽得懂我們想要的空白,
而將時間凍結在那裡。

只有我們所交集的地方,無所謂存在。
生活可以一如往常,
對於我過去做得那些,妳知道我會這樣回應妳:
是的,沒有什麼好說的。
特別是我們在失去信任的情況下,
無須製造那麼多想像的空間。

畢竟,我們已失去太多真實,
而真相是我不願承認的。

我傷害了妳,我知道。
而我無法考慮那麼多。
妳知道的,我很任性。
我就是很ㄍㄧㄣ、很口是心非。

我自己也欺騙了這麼多年,
我正也在償還這個代價,
所以,我不會有更多心思顧慮妳,
即便妳是我的好朋友,也是一樣。

我都不能跟我自己和好了,
更別說要跟妳和解。

這條困難之路,我仍一直走下去。
我不曾想過回頭,
當我累積了那麼多難堪的事後,
我更沒有要後悔的餘地。

我不在乎妳,事實顯示,妳確實也沒有什麼值得在乎的。

親愛的過客,也許我們曾經擁有那麼美麗的回憶,
但現在不也很好?

也許失落,也許不見的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份。
但生命中不是仍有其他嗎?

或者,Sorry。
妳不是我最想要的朋友。
我是那麼真誠,
有空,也許可以欣賞一下。
即使妳感覺我是虛偽的,好像不斷地在欺騙自己,
但我至少可以逃過許多責任,
我可以不斷地任性開心到我死為止。

妳大可以也選擇讓妳開心的事,
也許,我就是要教會你任性,

讓妳瞭解到,自私的必要性。
妳究竟學會了沒?

 

 ※

 

到頭來,我還是沒有學會任性,

因為我想,任性地去愛,永遠都不會是我要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inico 的頭像
rainico

┌ See me ┐

ra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