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九月。

我發現一邊是雲端,另一邊是城市街頭。
我不如我想像中的迷惘。
我確定那是同一條路的起點,而另一端是終點。

我好像只需走過、看過,
方向是...
如果我移動了,他們就會跟著向前。
如果我停止了,他們就會退後。
好像浪潮。
每一波都有不同的浪拍打上來。

哈吉傳簡訊來,關心南部的家好嗎。
他怎麼會在此時出現?
他每次每句都教我迷惘。

從他的問候與關心,
我終於肯相信,他是記得我。
有些回憶又再度拿出來聞嗅一遍。
「被記在心中」是我要的。

想起他,就會想起J小姐。
一個我不面對的疙瘩。
我知道,我是故意地暫停。
內心明白,不過如此。

我所害怕的,她的無所謂,我的自找罪受。
我所害怕的,我的計較被當作愚蠢。
我所害怕的,她才是那無辜、受到誤會的的女孩。
我所害怕的,她認為她從來都沒有傷害過我。

我的想像力是兇手。

而她的不說,讓模糊的一切變得更加懸疑。
事過多年,我仍在寫同樣的事。
從那時候的爆炸,到現在,餘燼裡有誰的骨灰?

這些年來,我想我學會的是,

我寧可別人恨我,我也不想成為去恨別人的那個人。


我不想對不起自己。
原來,
我是那個敢愛卻不敢恨的人。

從來,我都不知道怎麼放手,
放下了,腳底還踩著。

玥笑我,是個不會報仇的蠍子。
我困惑的是,究竟是要報復什麼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inico 的頭像
rainico

┌ See me ┐

ra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