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翻了行事曆,看著自己對每天的註解。


我把每一天都過得好長。
然而,每一天要做事,時間就變得好短。



這段時間裡,該清楚、該確定都再來一遍。







我們曾在一起,但每個相處時刻裡都藏著分開。



那時,我的心累到無法言喻。


問自己,愛情只能是一場又一場的複製嗎?




靠著書寫度過一次又一次的陣痛。


到最後,我甚至不寫了。


拿起藍色原子筆,不斷地畫,整頁滿滿的線條,


直到它沒有水為止。




我想著那些來來去去的人,還有我刷刷的筆聲。


沒有什麼好說,我只想將自己擰乾。




我允許自己迷路又矛盾。


於是我慢慢收,又慢慢放。


一天開啟一點,一天關起一點。



回到理性,回到原點,把每一口嘆息都吹成一股反省。


順其自然,每當我覺得失去力氣時,我總是嚼著這句話。



我明白,自己需要好好失控一場。


還有,剝開在我身上所吸附的想念。








我跟自己說,如果我們是屬於彼此的,我會找到答案的。



許多聲音傳來要我別放棄的意念。


此時不是退讓的時候,雖然真的好想躲出這個世界之外。



翻到海寧格在愛的序位所述的一個短喻:


「從前有個忍受饑荒痛苦的人,他幸運地得到佳餚美食,


但是他說"這怎麼可能" ,他便饑餓下去(37頁)。」



第一個反應是我覺得自己是那個忍受饑荒而苦痛者,


於是,我問我自己,要錯過,然後繼續漂泊嗎?



看著白色巨塔,在大嘆關欣沒有跟蘇怡華在一起的同時,


也才明白,我有著關欣的倔強與好強,還有那個對愛情傷痛的害怕。


然而,她的逃離也許不是不好,只是身為旁觀者的觀眾,


讀到那場分離結果的感到十分可惜。





月亮遇上太陽,只能隱身。







 

走下去,前方的前方,有星星指路。



星星是愛,滿天的愛。無論白晝或黑夜,它永遠都包圍著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inico 的頭像
rainico

┌ See me ┐

ra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