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150.JPG 
 

 

Dear Sunnyic

妳的考試即將結束,今日,可以成為一個分界點,
不管結果是什麼,妳都終於可以得到一個暫時的句點。

再不劃下句點,我想妳大概也沒有所謂的起點了。
不如沉眠,還沒有找到白馬王子的妳,會睡得再久一點。

但同時我內心也盼望著,
喔,別睡了,趕快找一隻青蛙來親。

關於,童話故事裡的主動與被動。噗。

妳一定覺得我很想把妳給嫁掉。
其實沒有,我只是想要享受一下「訓練」的滋味。

任何可以帶給妳幸福的事,我都躍躍欲試


昨晚要睡前,丟給了跳獸生日祝福的訊息。
但可以感覺跳獸心情有點悶的,
她告訴我,妳沒有準時在十二點時,向她報生日祝福。

我有莫名篤定地傳達她這個猜測─
「Sunnyic這個時候,沒意外已經在床上重度昏迷。」

當然,我是沒有證據,也沒有檢測自己的假設。
但我可以想像,就算妳是清醒的,但意識大概也夠模糊了。

妳的腦漿就像是火山岩漿,過熱,焦黑。
然後,分不清楚內容物。

但,會冷怯的。


而我。聽了兩日的爵士音樂。

下午兩點四十分,我泡了一杯咖啡。
如果每個唸書、做事的時刻都能夠有一杯咖啡,那該多好。
可惜,我只能夠喝下一杯,而它得要成為我白日與夜晚的能量。

我把書本「加護病房」翻到了1/3。
雖然故事說的都是ICU病房的事,
但這確實跟我的研究對象─安寧護理人員,有很緊密的相聯。

 

我急切地想要瞭解她們,
她們的工作與生活,她們的想法與感覺。
我不希望我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去瞭解她們。


故事到這裡,暫且就停在132頁。

等一會兒要栓上的是文獻,
我不禁覺得自己沉儘在護士的世界裡有點久。
在裡頭爬了太久,方向感不好的我,也許會因此迷了路。

我好像好容易就會忘記自己要完成一份論文。

我這個貪心鬼,老是容易沒限度的去做一件我想完成的事。

然後,把很簡單的事,搞得很複雜。

不管怎麼樣,

我需要多一點力量,
相信自己接下來要做的研究,
是真的有「值得發揮的空間」(我好像經常覺悟的太慢)。


原來我的疑心病也是用在這裡。

即便是身邊的妳們都那樣的認為我沒問題,
而我依然不知名的畏懼著,我可能會實現弄砸的那一刻。



而我應該走向書寫了。

想到我星期五要去某所高中帶一堂自由書寫課。
我猜,妳們會跟我說「哎喲,妳行的。」

妳知道的,我總是會對這樣的事情,顯得特別嚴肅與謹慎。
至少我永遠都可以有上台前緊張的權利。

事實上,
我內心還未正視這件事。深呼吸。

 

總是要上場的。


我猜妳一定很想念我的碎唸。

其實,我總是一陣子一陣子的待在某個地方。

寫在這裡,寫在那裡,我只是尋找一個出口,


看見,我的下一步。

 


這幾期的內容都是勾選了「2010春光心靈勵志大賞」的選項。

其實我的文章稱不上什麼心靈勵志,

但我認為,不管有沒有鼓舞到別人,

我只要推動自己就夠了。

 

寫一篇我自己覺得會幸福的文章,寫一篇能夠替妳加油的文章。

我的心願不大,但是很實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inico 的頭像
rainico

┌ See me ┐

ra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