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責作夢的牠.jpg 

到了無畏的音樂雜貨鋪裡,進入了Sally Harmon/Sweet Nothing裡。
原本是想藉由音樂來溼潤一下枯燥的文獻。
(有一點像是憋了好大一口氣,要潛水的感覺。)
但音樂一下,我也撇下了論文。


天空寧靜下來,我讓風進來,感受它接近的溫度,
然後當作是秋天的,寫了這篇文章。


這幾日我的思緒沒出什麼聲音,
雖然雨澆得整座城市一片灰濛,
可是心情就淡淡又淨淨的,
身邊的每件事物都彷彿軟綿綿的,
我就抱著,就被抱著。
我們變成了同一回事。


然後和貓,跟著睡去。
我蜷縮在牠身邊。
讓牠做成我的小王子。


我做了另一個星球,藏在我的房間裡。

於是,這個星球就被我們拋在腦後。

 

我像是把「未來」往後拋似的。
不在乎它有沒有被接住,

 


好久一陣子,沒有這樣子慢活著。
然而,這種緩慢,嚼起來特別有香醇。


我可以想像這段日子,是獨特時刻。
賴在家裡,活在論文裡,為了完成,為了好好完成,所以隔絕。


單純的理由,足以退下任何的事情。
除了這件事之外,我並沒有想要做其他的事。


其他的喜悅也略。

因為,光是這件事足以讓我滿足愉快。

 

 

嘿。我喜歡,我的喜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inico 的頭像
rainico

┌ See me ┐

raini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